网站地图 XML
联系我们Contact us
锄大地技巧【真.怡情】
联系人:武经理
座机:400-0798111
地址:山东省临沂市兖州区南环城路与北桥南路交叉口东150米

郑某与刘某、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辛

时间:2020-04-27 11:18

  原告:郑某,男,汉族,1977年8月16日出生,汉族,住辛集市。系冀A×××**/冀A×××**号重型平板半挂车车主。

  被告:刘某,男,1985年2月23日出生,汉族,住辛集市。系冀A×××**/冀A×××**号重型集装厢半挂车车主。

  被告:王凤付,男,1970年02月23日出生,汉族,住江西省高安市。系赣C×××**/赣C×××**号重型普通半挂车司机。

  。。住所地:江西省高安市杨圩镇系赣C×××**/赣C×××**号重型普通半挂车车主。

  (以下简称人寿高安支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8年4月16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郑某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郭欣丽、被告刘某、被告人保辛集支公司、被告王凤付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梁兴华、被告汽运公司的负责人王贺、被告人寿高安支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耿艳斌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郑某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一.依法判决被告赔偿原告各项损失共计64000元;二.诉讼费、邮寄费由被告承担。事实与理由2017年12月6日01时45分。驾驶人王风付驾驶赣C×××**/C7K38挂号重型普通半挂车由北往南行驶至大广高速公路3023Km+580处(江西省赣州市南康区境内)时,车辆相继刮撞上前方由驾驶人郑某驾驶的冀A×××**/冀A×××**号重型平板半挂、驾驶人王帅驾驶的冀A×××**/冀A×××**号重型集装箱半挂车后又向前撞上前方由驾驶人林永波驾驶的鲁B×××**/鲁U×××**号重型平板挂车,致使鲁B×××**/鲁U×××**号重型平板挂车又撞上左侧由驾驶人洪革驾驶的赣B×××**号小型普通客车,造成驾驶人王风付受伤、五车及高速公路设施不同程度受损的道路交通事故。此事故经江西省公安厅交通管理局高速公路交通警察总队直属八支队第一大队作出赣公高直八(一)认字【2017】第00015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王风付负事故的主要责任,郑某负事故的次要责任,王帅、林永波、洪革无责任。王凤付驾驶的车辆所有人为汽运公司,该车在人寿高安支公司投保保险。原告的各项损失被告依法应当承担赔偿责任,为维护原告合法权益,特诉至法院,请求法院依法判决。

  被告王凤付辩称,我方车辆在被告人寿保险公司投保交强险、100万元商业三者险,且有不计免赔,我们对事故认定没有异议,对事故认定的事实特别强调两点:这起事故发生时我方驾驶的机动车没有任何技术状况问题,我方在行驶过程中没有过错,这起事故是因为前面发生交通事故影响了我们车辆通行堵住才使后面的车撞到我们,不是因为我方的驾驶技术和违章行为所造成的事故,事故发生后王凤付被送医治疗,造成多处残疾,车辆保险是王凤付掏钱以公司的名义投保的,事故车是王凤付自己的,原告的损失应由被告人寿高安支公司赔付。

  被告汽运公司辩称,一、汽运公司不是适格的被告,依法不应为本案承担民事责任。1.汽运公司不是交通事故的当事人;2.被告王凤付也不是汽运公司的雇员;3.王风付驾驶赣C×××**/C7K38挂号重型普通半挂车,是王凤付于2017年8月27日向汽运公司分期付款购买的车辆,汽运公司只是保留车辆所有权,依据《合同法》第一百四十三条、《侵权责任法》第四十八条、第五十条及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汽运公司不应承担民事赔偿责任。二、关于本案中保险理赔给付事宜:汽运公司愿意将赣C×××**/C7K38挂号重型普通半挂车在人寿高安支公司投保的理赔款项中给第三者财产损失部分款项,根据法院判决给付给本案事故的受害方。三、原告主张汽运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原告未提交证据证明汽运公司与王凤付之间共同侵权或者共同经营受益,应当驳回。四、原告错列汽运公司为被告,由此产生的一切费用应由原告承担。

  被告人寿高安支公司辩称,王凤付驾驶的车辆主车在我司投保交强险、100万元商业三者险,挂车投保10万元商业三者险,均有不计免赔,对事故的发生没有异议,原告的损失应由所有事故车辆交强险先行赔付,超过部分因本次事故中驾驶员王凤付准驾车型不符,依据商业三者险保险条款第24条的规定,驾驶与准驾车型不相符的机动车,属于我司责任免除的范围,针对该免责条款,我司已向本车的投保人、被保险人汽运公司进行了明确的告知,并进行了解释说明,在投保人声明盖章确认其已收到该条款,并且明知内容及法律后果,且该条款的免责条款部分使用加粗、加黑字体,并且该免责条款属于行政法规禁止性规定的条款,提示后该条款发生法律效力,故我司商业险不承担赔偿责任,诉讼费、鉴定费我司不予承担。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2017年12月6日01时45分。驾驶人王风付驾驶赣C×××**/C7K38挂号重型普通半挂车由北往南行驶至大广高速公路3023Km+580处(江西省赣州市南康区境内)时,车辆相继刮撞上前方由驾驶人郑某驾驶的冀A×××**/冀A×××**号重型平板半挂、驾驶人王帅驾驶的冀A×××**/冀A×××**号重型集装箱半挂车后又向前撞上前方由驾驶人林永波驾驶的鲁B×××**/鲁U×××**号重型平板挂车,致使鲁B×××**/鲁U×××**号重型平板挂车又撞上左侧由驾驶人洪革驾驶的赣B×××**号小型普通客车,造成驾驶人王风付受伤、五车及高速公路设施不同程度受损的道路交通事故。此事故经江西省公安厅交通管理局高速公路交通警察总队直属八支队第一大队作出赣公高直八(一)认字【2017】第00015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王风付负事故的主要责任,郑某负事故的次要责任,王帅、林永波、洪革无责任。王凤付驾驶的车辆登记车主为汽运公司,该车在人寿高安支公司投保交强险、100万元商业三者险,挂车投保10万元商业三者险,均有不计免赔。原告郑某主张如下损失:1.车损:20050元;2.车损评估费1000元;3.物损:12245元;4.物损评估费:500元;5.施救费:6370元;6.转货费:5500元;7.路产损失:19416元;8.运费损失:15800元;9.修车费:1235元。10.停运损失:10000元。证据有:1、事故认定书,证明事故经过及责任划分,;2、挂靠协议,证明实际车主为郑某;3、车损公估报告、公估费发票,维修清单、维修配件票据,证明车损情况;4、物损评估报告,物损评估费发票,证明运输货物的损失;5、拖车费发票,证明施救费的金额;6、运输协议书、委托书、晋州市肥李果品购销站营业执照、石立鹏身份证复印件、晋州市肥李果品购销站证明、晋州市肥李果品购销站收款条,证明郑某货车上所拉货物货主为石力鹏,发生事故后发生的倒货费、转运费是由郑某负担的,货物损失已经赔偿给石立鹏;7、路产损失赔偿发票、刷卡记录、路产损失赔偿确认书;8、赣州市打车电脑四轮定位服务站收款收据。

  被告王凤付对原告证据的质证意见,对事故认定书的三性没有异议;对车损公估报告的真实性没有异议,对其合法性和关联性以保险公司确认的定损标准为准;对维修发票、收款收据的三性不予认可,不是正规票据,维修企业是否存在、资质无法核实;对公估费票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真实性、关联性如保险公司确认我方予以认可;对运输协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有异议,不能客观反映货物承运的事实;对委托书的三性有异议,其是复印件,是事故后的托运情况,不能客观反映货物的情况;对晋州市肥李果品购销站证明的真实性没有异议,合法性和关联性有异议,没有支付运费就不能起到相应的赔偿权利;对晋州市肥李果品购销站收款条三性有异议,只是一个收条;对物损的评估报告的合法性、关联性有异议,没有运输合同,不予认可;对路产的赔偿和路损确认书的三性没有异议;施救费的三性没有异议,对转货费有异议,属于重复计算;停运损失没有票据,我方不予质证。

  被告人寿高安支公司:对证据一、证据二的真实性没有异议,车损公估报告系原告单方委托,未通知我司到场查验,程序不合法,且未提供维修发票,无法证实实际的维修费用,该证据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该项损失我司只在交强险范围内承担;对证据三、证据四的真实性没有异议,具体质证意见同证据一、证据二的质证意见;对施救费票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转货费不属于法定的赔偿项目,我司不予认可;施救费出现两张发票,不能重复主张;证据六的意见同被告王凤付质证意见;对证据七没有异议;证据八不是正式的维修发票,没有维修清单,不予认可;停运损失不属于保险公司赔偿范围。

  本院认为,王凤付与郑某、王帅、林永波、洪革发生五车相撞的交通事故,江西省公安厅交通管理局高速公路交通警察总队直属八支队第一大队作出赣公高直八(一)认字【2017】第00015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王风付负事故的主要责任,郑某负事故的次要责任,王帅、林永波、洪革无责任。原、被告均无异议,本院予以采信。

  关于被告人寿高安支公司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是否担责的问题,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十九条第四款规定,机动车驾驶员应当按照驾驶证载明的准驾车型驾驶机动车,对于超出准驾车型驾驶机动车的,应当属于无证驾驶车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二十二条(一)项规定,驾驶人未取得驾驶资格的,发生交通事故造成受害人的财产损失,保险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该条属于法律的禁止性规定。根据最高人民法院保险法司法解释(二)第十条保险人将法律行政法规的禁止性规定情形作为保险合同免责事由,保险人对该条款作出提示后,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以保险人未履行明确义务为由主张该条款不生效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的规定,保险公司对于纳入保险合同免责事项的法律禁止性规定负有提示义务,无需明确说明。本案中,被告王凤付驾驶准驾车型不符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应认定为无证驾驶,被告人寿高安支公司提供的《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免责事项说明书》中明确将驾驶与驾驶证载明的准驾车型不相符合的情形列为免责事由之一,其在涉案车辆的机动车综合商业险保险投保单中重要提示栏下,亦明确提示投保人应仔细阅读相关免责条款,人寿高安支公司已就该免责条款尽到了提示义务。故被告人寿高安支公司在商业三者险限额内不承担赔偿责任。

  关于被告汽运公司是否担责的问题,王风付驾驶赣C×××**/C7K38挂号重型普通半挂车的登记车主为汽运公司,汽运公司称该车为分期付款购买的车辆,汽运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的主张,汽运公司未提交有效证据,对其主张不予支持。应认定该车挂靠在运输公司,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道路交通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第三条的规定:以挂靠形式从事道路运输经营活动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属于该机动车一方责任,当事人请求由挂靠人和被挂靠人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基此,被告汽运公司应在被告王凤付承担责任限额内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此事故给原告造成的合理合法损失应予赔偿。关于原告郑某的损失车损:20050元、车损评估费1000元、物损:12245元、物损评估费:500元、施救费:6370元、路产损失:19416元;合计59581元。原告提交了河北正鸿保险公估有限公司作出的车损、物损公估报告、维修清单、施救费票据,本院予以支持。关于原告主张的转货费为间接损失不予支持;关于原告主张的运费损失:15800元、修车费:1235元、停运损失:10000元,原告未提交有效证据,不予支持。

  原告以上损失首先由人寿高安支公司在交强险财产损失限额内赔偿原告1000元(为刘某车辆预留1000元);交强险赔偿不足部分由被告王凤付承担70%的赔偿责任,即(59581元-1000元)×70%=41006.7元,被告汽运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综上所述,依据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七十六条、《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道路交通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第三条、参照《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款》第八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原告郑某各项损失共计1000元。此赔偿款直接汇入原告郑某的银行卡上,卡号附后;

  二、被告王凤付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原告郑某各项损失共计41006.7元。被告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

  最新资讯更多

  数据来源:启信宝、中数智汇、统一社会信用代码数据服务中心、国家知识产权局等

网站首页 公司简介 产品展示 新闻动态 精品推荐 行业资讯 联系我们
©2019 锄大地 版权所有 锄大地技巧【真.怡情】保留一切权利。
友情链接: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link.txt